后记(1 / 1)

琉璃疆境内,绿竹翁和古修缘他们就接到凌侠夫妇战死身亡的消息了,鉴于镇国公赢天的兵马还在外面堵着,他们实在无法离开疆域祭奠凌侠,因此在朝廷为二人举行国葬之后,古修缘等人在琉璃疆境内为凌侠夫妇建立了衣冠冢,并召集旧部为二人补办了一场葬礼。

凌侠战死后,朝廷收编了阮莫轩和潘覆天、罗老大等人,将他们留在了战卫军阵营中,为了照顾众人的情绪,兵部将这些人划入南宫雄霸麾下,毕竟南宫雄霸曾是凌侠的上级,凌侠对他也颇为尊重,将凌侠的旧部划给南宫雄霸,可以保证那些人心中不会太抵触。

此时距离凌侠夫妇殒命夏园已经过去三个月了,今天绿竹翁和古修缘坐在总督府内连连叹息,由于镇国公的封锁,他们疆域里囤积的物资已经有些难以为继了。

朝廷此刻忙着布置备战赢天,根本不理会琉璃疆,虽然绿竹翁打通了和百万山脉联盟的商路,那边也答应售卖粮食和物资,可对方只认黄金白银这两种货币,根本不认可夏朝流通的玉币或者珍珠。

有了商路却拿不出那么多的金币或者银币,绿竹翁几人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解决之道,只能唉声叹气的发愁,正在这时,忽然属下进来禀报,称一只信鸽落在了夏宁儿所在的别院内,有人寄来了一封密信,听到这话,绿竹翁狐疑的接过密信。

撕开信封,只见里面装着一封白纸,望着绿竹翁手中的白纸,古修缘仿佛想到了什么,脸上露出一丝迟疑,看着绿竹翁茫然不解的表情,古修缘接过那张白纸,亲自点燃油灯,然后将白纸放在火旁轻烤,几息之后,神奇的事情发生了,纸面上竟然出现了一副地图,地图旁还有一行小字“送金矿地图一副。”

“这……这好像是驸马的笔迹?可这地图?”绿竹翁惊讶道。

“之前驸马部署军情机密,担心密信会被敌人截取,就发明了这种办法,他用一种特殊的药水将内容写在纸上,待字迹晾干后便消失不见,只有用火烘烤才能显现内容,这种方法只有驸马一个人知道。”说完这句,古修缘一脸喜悦的看着绿竹翁:“你明白了吗?”

“呵呵……明白明白。”笑了一声,绿竹翁比了个噤声的手势:“驸马好不容易才金蝉脱壳,你我也要守住口风才行啊。”

……

中元樱子被朝廷剿灭后,瞬间赢得了无数民心。赢天为了提高声望,只身潜入蚌源疆,依仗超高的修为将港宁一郎和数十名高阶武将暗杀。蚌源疆境内的倭寇本就沉浸在中元樱子战死身亡的悲痛之中,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,港宁一郎和数十名高阶将领被暗杀了。

与此同时紫巾军又在城外攻打城门,看到大势已去,剩余的那些将领们便聚在一起商议对策,由于高阶统帅基本上都被赢天给暗杀了,所以倭寇这边也没几个高级将领了,剩下这些人大多是四品军衔,只有寥寥数人是三品军衔,至于二品军衔的武将,近剩下一人了。

商讨一番后,那名二品总兵将视线转向身旁,对一名身穿正四品武职军服的女子吩咐道:“曲子,你之前是公主最信赖的情报官,公主离开之前将你留在这里,以便总部和公主的兵团能够及时交流,如今公主玉碎殉国,港宁先生被赢天暗杀,你以后就跟随本帅吧。”

“末将愿为元帅赴汤蹈火。”被称为曲子的人毫不犹豫的表明态度。

“好,好,好,既然你肯追随本帅,本帅也不会亏待了你,本帅任命你为正三品军情长,负责我军一切军情调度示意,从现在起,你将直接接手本帅的指挥。”满意的点了点头,那人一脸狠厉的说道:

“公主和港宁先生常说一句话,那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眼下时不利我,本帅决定暂时撤回帝国,仰仗海洋阻挡夏朝军队追击,待休养生息数年之后,大家在重整兵马杀回来,传我军令,撤兵。”

听到吩咐,曲子随即转身去外面安排撤退,走出营帐后,她看了城外一眼,只要她此刻换掉衣服,便能趁乱离开这里了,但思索了一下,她恋恋不舍的看了眼四周,随后转头朝军营驻地走去。

……

侠宗总部!

铁剑婆婆和苍山三侠正在和阴九虚及岳千峰交谈,阴九虚和岳千峰拒绝了南宫雄霸的邀请,选择返回侠宗,原本朝廷不愿放这两个超级高手离开,但因钟神秀的武林盟余孽有盘踞壮大的趋势,为了遏制武林盟,朝廷御封侠宗为“护国宗门”让侠宗高手前去对抗武林盟。

……

蚌源疆!

赢天父子得知凌侠夫妇的死讯后,脸上全都露出一丝惋惜的表情,虽然他们父子先后从凌侠手中吃过亏,但他心中对凌侠更多的是敬佩,英雄惜英雄,听到凌侠为了夏宁儿而葬身火海之中,赢天叹息了一声,下令全军休整,降军旗三天以祭奠凌侠。

……

某峡谷内!

峡谷仿若人间仙境,四周鸟语花香,溪水缓缓流淌,鱼虾从溪里游荡,溪旁是一片森林,里面长着茂密的树木和奇花异草,峡谷终年四季如春,周围被高山和密林包围,除非有人识路,否则就是有心寻找也找不到这里,这里是凌侠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时出现的地方。

此时,在距离小溪十多米的地方,停着一辆印有“特警”两个字的车子,车身长五米左右,宽三米,眼下已经被改装了一番,车内的座椅被卸下,里面铺着被褥,车窗四面朝阳,窗上挂着粉色窗帘,车旁有一个石头砌垒的仓库,里面堆着许多物资和一些瓶瓶罐罐。

此刻,三道人影正围在一起吃饭,若是被世人看到这三人的样子,肯定会大吃一惊,原来这三人正是已经被认定死亡的凌侠、夏宁儿、中元樱子,朝廷都已经为三方举办了国葬,没想到此刻三人竟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吃饭,而且还一副融洽欢乐的样子。

原来,当初凌侠三人跳下火海后,发现城下正巧有一段是塌陷空心地带,周围全是尸体。那时候夏宁儿和中元樱子全都受伤了,只有凌侠安然无恙。

望着四周的火焰,凌侠立即脱下自己的盔甲,将盔甲套在一具男性尸体上,他又把中元樱子的铠甲解下套在一具女性尸体上,将夏宁儿的佩刀塞进一具女尸手中,最后把三具尸体扔进了燃烧黑油的火焰中,而他则扛着两女趁乱逃了出去。

经历了这次生死之劫,中元樱子忽然有了感悟,之前的执念全都化作云烟,她把一切都看开了,夏宁儿也和她化敌为友,三人商议了一番,决定避世隐居,不再插手世间之事,就这样,凌侠三人沿途采购了许多种子和生活必需品,然后来到这里隐居。

……

溪旁,中元樱子夹了一口菜,一脸不爽的看着凌侠:“喂喂喂,大厨师,宁儿有孕在身,你怎么老是做这些酸溜溜的菜肴呢?能不能做点清淡的食物?算了,晚上还是我下厨吧,我给宁儿做鱼汤喝。”

“听过酸儿辣女吗?现在宁儿多吃些酸的,到时候肯定给我生个儿子,懂吗?”反驳了一句,凌侠夹一筷子自制的酸菜放到宁儿碗中:“媳妇,你怎么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呢?是不是没休息好啊?”

“你还好意思说呢。”娇嗔的白了凌侠一眼,夏宁儿面色微红的吐槽道:“昨晚你俩做那事时搞得动静那么大,尤其是莹姐,每次都喊得那么大声,吵得我根本睡不着,你说我能不困吗?”

凌侠:“……”

中元樱子:“……”

看到二人一脸害羞的样子,夏宁儿无奈的摇了摇头,随后转移话题道:“现在镇国公的紫巾军和朝廷的战卫军估计已经打起来了,你们说他俩最后谁能赢啊?”

中元樱子笑道:“谁赢都跟我没有关系,当初凌侠击伤我时,我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,那时候,我忽然感觉一切都是空的,皇图霸业也好,军功伟绩也罢,到头来什么都带不走,就好比你俩,纵使朝廷给你们举行国葬之礼又如何?最后不还是被人渐渐遗忘了吗?”

“忘就忘了吧,我若是不趁着这次假死脱身,帝君就该对我动手了,历史上功高震主的臣子都没有好下场,我心里跟明镜似的,至于紫巾军和战卫军谁输谁赢嘛,其实对我来说都一样,他们都是夏朝人,谁赢谁输无所谓,江山霸业,让他们自己争去吧。”

说罢,凌侠看了眼两侧的佳人美眷,心头升起一丝满足的微笑,此时他有种说不出的幸福,对眼前的安宁格外珍惜。

感受到凌侠的笑意,夏宁儿和中元樱子对视了一眼,同样露出笑容,清风徐徐,烟火人间,峡谷内响起三人的笑声……

最新小说: 我爱你丰城不换 重生之僵尸女巫 异界魔神凌天 那些黑暗岁月 又一季 卡巴拉荣耀史诗 天才宝贝神偷妈咪 孤岛彪悍女之七龙囚凤 覆巢 记忆深处唱情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