犀牛连载小说 > 都市小说 > 苦夜短 > 第四十八章 少年元卿(下)

第四十八章 少年元卿(下)(1 / 1)

“师父才不想我呢,更何况,我下山期限未满,他都不会让我进门”,元卿继续疯狂摇动我的胳膊,他这种年轻人的撒娇方式,真叫我吃不消。“而且,姐姐不想知道罗羽为什么选中你么,而且你自己的,嗯……”他眨着他那双过于纯粹的眼睛,一脸了然的表情。

“停,我考虑一下。”之前元卿嘴里那些再造父母的感情牌不能打动我分毫,但最后这番话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。毕竟当了半年罗羽的宠物,他对于罗羽应该更加了解,虽然是以一种极其被动的方式。更何况,元卿是清微宗名门出身,基础知识肯定比我扎实太多,或许能够帮我破解身上昼夜交换的秘密。

元卿似乎感觉到了我态度上的松动,继续往火堆里添柴,恨不得直接来场篝火晚会。“姐姐是不是一到晚上就精神百倍,白天就萎靡不振,甚至……”他边说边把目光飘向李魄那边,似乎在考量这个话题的尺度。我的天,救了这个祖宗居然还要被他威胁,我真是后悔给他喝那几口水。

“这样吧李魄,元卿还是个孩子,今晚就让他留在我这儿睡沙发,明天再做打算。我们两个是道友,彼此也能有个照应。至于你,还不快点回去睡觉,明天可还要上班工作哦。”李魄一直坐在我旁边看我们两个互动,专注却不说话,以至于我摸不清他能否察觉出我们含糊措辞中,哪几分真,哪几分假。

“他刚说的情况,你真的会出现么?”李魄总是不按剧本回答问题,也没有离开的意思,转而抓住了元卿提起的话头,问起了我的身体状况。

“你别听他瞎说,我早就困了,哪里精神百倍。”我一边笑呵呵地看着李魄,一边从背后抓住元卿的手,暗自用力,示意他不要多嘴多舌。

“姐姐就是神经衰弱嘛,面黄肌瘦,还有眼袋,症状都写在脸上了。”元卿一脸无辜,煞有其势地为他自己圆谎。而我,强忍着跳起来揍他的冲动,微笑着朝李魄点头。

“既然你都这么说了,就让他留在你这儿吧,”李魄将茶水一饮而尽,又把手里棉签扔进垃圾桶,站起身来。我跟着他到门口,他穿鞋的同时不忘叮嘱我二次处理伤口,以免发炎或是溃烂。

“你放心吧,今晚过后,你和我都能轻松一些了。至于罗羽的下落,我劝你不要抱太大希望。”我把他外套递给他,见原本挺括的西装外套褶皱且满是污迹,心中升起歉疚。“要不我帮你洗干净,然后再还给你吧。”

李魄摇摇头,接过衣服,随意搭在肩膀上。“有纪念意义,就这样留着吧。对了幼宜,如果真神经衰弱的话,好像可以试着冲冷水澡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我回去了,尽早休息”,李魄按了电梯,朝我摆摆手,又把目光转向我身后看热闹的元卿,“再见小朋友,明天我再来接你去孤儿院。”

“……”

好不容易送走李魄,我回到客厅,继续处理地上那滩不知道应该属于谁的血迹。元卿倒是自来熟,坐在沙发上一边翻看我的天师教材,一边吃我藏在茶几下层的巧克力。

“狗不能吃巧克力”,我从他手里夺过包装盒,转手放在茶几上,又把拖布塞进他手里,“你弄脏的,自己擦干净。”

“姐姐,这血是黑狗流的,和我没有关系”,元卿并没有要替我分忧的意思,两手一摊,拖布直接滑到了地上,“没想到姐姐你还在学习这么基础的内容,看你今晚的表现,能召唤金丝巨鸟,我以为很厉害呢。”

“不厉害能从狗皮里救你出来么,真是的,你还不领情”,我白了元卿一眼,对方虽然是个粉面玉琢的漂亮少年,可惜我对这幼龄美色并不感兴趣。我捡起拖布,不情不愿地继续打扫满屋狼藉。

“姐姐叫什么名字?师从哪派?”元卿见我拿走了巧克力,又亲自动手翻找出半盒没吃完的榛子,看了眼保质期,自顾自地吃了起来,“姐姐你家怎么什么零食都没有,女人们不都喜欢囤积零食嘛。”

“还女人们,你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,在山上能见过几个异性。”

“虽然山上没有,但我下山这一年见过不少哦。我四处看相算命,好多漂亮姐姐都喜欢我,夸我漂亮,还给我好几倍的报酬。可惜我未成年,不过师哥说过,等我再过几个月到了十八岁,就可以和漂亮女人谈恋爱了。”说到这儿,元卿那张稚气未脱的脸上充满向往,同时手上动作不断,拨开榛子往嘴里送。

“你再过几个月就十八了?”他看起来顶多十六岁。

“准确的讲是明年三月份,不过逝者如斯,很快就到啦。到时候我会优先考虑一下姐姐你的。”

听到他话语中那点期待,我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,不知道回答点什么。元卿这个男孩,应该是自幼远离尘世,不受侵染,所以灵性通透,也正因为如此,他对待事物难免偏激,不通世故,也不知辛苦。我不想继续和他纠缠恋爱之事,只能换个话题。

“零食本来就没多少,都快被你吃光了”,此时,我正蹲在地上用清洁剂浸泡抹布,感觉元卿就像是个高高在上的贵族少爷,而我,伺候少爷的贫穷小保姆。“赵幼宜,无门无派,反正父辈世世代代都做这个行当,大概可以自成一派吧。”

“原来姐姐是个在野天师,难怪基础知识掌握不扎实,主要靠爆发力”,元卿说到这儿,似乎想到些什么,咯咯笑出了声。“从前也有不少这样的天师,上茅山想找我师父切磋,结果,下场都很惨哦。”

这孩子,看不起谁呢。我站起身来,把那盆洗过抹布的血水倒进马桶,洗了洗手,抢过他手里的榛子,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。“能力修为肯定比不过你们,但主要靠随机应变啊。”

“所以罗羽可能也看中了姐姐你的小机灵,还有你身为天师的特殊之处。对啦,我在姐姐身上看不见三魂七魄,白天阳气旺盛,你应该不成人形吧。”

“果然这个秘密在天师同行面前藏不住”,我喝了口水,清了清嗓子,给元卿大致讲述了我魂穿到这个世界的前因后果,以及我只能朝伏夜出的困惑。

“姐姐的这种情况还真是少见,恐怕连师父都没遇到过。但从现有的状况来看,阴退化形,你应该是阳寿未尽,魂魄却不知所踪,所以才如现在这般人鬼混杂。”

“阳寿未尽,你的意思是说,我本不应该死?”

“理论上讲是这样,但我也没什么解决办法,要不姐姐你先坚持着,等我明年上山问问师傅,他老人家最近又闭关了。”元卿咀嚼食物的嘴就没停下,哪怕是谈论我这般生死大事,让我不得不怀疑他究竟有没有认真对待。

“总之这个秘密你不要跟别人讲,听到没有。”

“别人,是指刚刚在这儿那个哥哥么,他好像很喜欢你的样子。”

最新小说: 永生细胞 王爷溺宠:绝色小商妃 十二使徒 云游花都 重生之我为恶龙 浑沌在都市 异界君魔录 宿命召唤:魔装少女小媛 天价萌宝:厉少的心尖宠 为你兵荒马乱